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全局通栏广告

爱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8|回复: 0

二手交易网站里,藏着你犯罪的证据。

[复制链接]

80

主题

1846

帖子

404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4043
发表于 2021-1-13 10: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solo青春i!说:
「惊人档案」
是惊人院
针对非正常事件的研究档案

第942号档案 | 狸猫换太子

我是惊人院的初级研究员豆包。最近,喜欢饲养奇奇怪怪宠物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由此产生的案件也与日俱增。

今天的故事就从一种罕见的宠物开始讲起······

图片
这条小巷像一条护城河,把新建的CBD与老城区隔开,金领白领与老城区的居民生活在各自的世界里。临近中午,一尾小鱼从CBD游入小巷,巷子两边的油烟机“呜呜”喷出辣油的焦香,隔着墙都能听到干煸鸡块或水煮牛肉片伴着红辣椒在炒锅里跃动的声音。

一位女士穿行在墙皮斑驳的巷子里,巷子口太窄,车子只能停在外面。她小心翼翼地不让衣服染上辣油味儿,无奈高跟鞋束缚了步幅,快走几步,额头便沁了汗,而巷尾那间“风水、看相”的店铺似乎遥不可及。

“真是这里?”望着寒酸的门头,她迟迟不愿进去。翻起手腕看表,眉头微蹙,最终下定决心,掀开珠帘钻进去,高跟鞋将老式木地板踩得“笃笃”作响。

趴在桌上弛然而睡的年轻人被这啄木鸟般的声响惊醒,眯着双眼打量来人。

女士戴半框眼镜,长发披肩,妆容精致,从LV包包里掏出一扎纸币,说:“麻烦你请一下沈思沈老爷子,我有事问他。”

年轻人一撇纸币上的毛爷爷,悠悠地说:“沈老爷子不在家,您这样的人来这小巷子一趟不容易。我也是占卜师,为什么不问问我呢?”

女士“噗”地一笑:“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如果合格,这笔钱就归你。”

年轻人的双眼隐藏在长长的额发之后,看不真切:“怎么才算合格呢?”

“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了。”

“什么问题?”

“今天我来这里,想问什么问题呢?”

年轻的占卜师对她伸出双手:“哦,请把双手给我看一下。”

“别人看相都是男左女右,怎么你要看双手呢?”女士犹豫着,还是把双手伸出去,指若削葱、皓腕如雪,不过掌纹有点深,宛如丝线勒出来的。

占卜师端着她的双手盯了片刻,恍然大悟:“我晓得了,你在头痛如何和上司相处得更融洽,对吧?”

“错得离谱!”女士抽回双手,脸上的恼怒像鱼尾在溪面上打个水花,转瞬即逝。她一副嘲弄的表情:“我有自己的漫画工作室,别小看人了。先前丑话说过,这些钱只有说对了才能给你,既然沈老爷子不在,你又没本事拿走它,那么我就收走了。”

女士疾步走向门口,又回头嘲讽道:“像你这种大话精,如果在我手下会被马上炒鱿鱼,真不晓得你是怎么在这条街混下去的。”

年轻的占卜师并不着恼:“方才你说‘有自己的漫画工作室’,现在却顾不上步步紧逼的截稿日期,来这深宅陋巷寻找‘沈老爷子’,恐怕你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女士身形微微一晃,缓缓走回桌旁:“方才是我唐突。但无论如何,请帮忙引荐一下沈思老爷子,好吗?”

占卜师微微一笑:“我就是沈思,可不是‘沈老爷子’。”


“厉害,这是唐朝公主李长歌1:1的等身手办!那个展柜里还有汉服、襦裙······哇,这别墅也好宽敞,真的是漫画作者的家吗?”麦小萱看得拔不动腿。

沈思低声道:“我们不是来玩的。”

“不要紧,沈先生,欢迎光临寒舍。”

此次的委托人夏雨洁,是个资深漫画家,代表作《贞观长歌》。她听说过“巴士劫持事件”(前文指路《我掐指一算,你命里有炸》),甚至想把那次事件画成漫画,于是去深宅陋巷亲自把沈思找出来,此刻正带着沈思和他的徒弟麦小萱游览别墅。

“这里是住宅兼工作室,二楼是我的私人空间,一楼则是工作室、会议室和储物间。”

在会议室分宾主坐定,沈思说:“事不宜迟,有关令千金失踪的事情······”

“哦,你是指小可欣吗?”

“我建议您马上报警。”

“我已经报警了,但是警方压根没有认真对待。”

沈思心想:拐卖儿童的案件怎么会拖延?便急切地说:“怎么会这样?可以先让我看看可欣小妹妹的照片吗?”

照片出现在师徒面前,两人顿时哭笑不得。

“您说的女儿,就是这只蜥蜴吗?”

“她可不是蜥蜴,是豹纹蜥虎,跟壁虎是同族啊!”

现场一度陷入尴尬,半晌沈思才重新接上话头:“······总之,蜥虎小可欣失踪了令你很担心,是这样吧?”

“是啊,我担心得连漫画也没心情画。”

“不好意思,冒昧请问一下,您为什么会开始饲养蜥虎呢?”

“这个嘛,两年前我要画一些小动物的场景,去了弄堂里一家宠物店拍摄照片,老板很亲切地接待了我。”

夏雨洁的思绪回到了那一天。那天她饶有兴趣地给垂耳兔和虎皮鹦鹉拍照,老板在一旁悄悄打量她:“拍摄这些照片有什么用?”

“是画漫画的素材,虽说平时画惯了,但是凭空绘画还是很困难。”

“你是漫画家吗?”

“算是吧,这条蜥蜴真漂亮。”

豹纹蜥虎静静地趴在培育箱底,从鼻尖到尾巴的奶黄色表皮上,星星点点散落着咖啡色斑点,浅粉色的腹部两侧延伸出珍珠色圆点,与咖啡色斑点相映成趣。

“这不是蜥蜴,它叫豹纹蜥虎,是壁虎的同类,你看它的尾巴又宽又扁平,能稳稳趴在手上。”老板动作轻柔地将一条托出来,“她们都是姐妹,由同一个妈妈产卵孵化出来的,而且她们的花纹各有不同,这种变化正是豹纹蜥虎的魅力。”

“咦,它们都是雌性的?”

“是啊,多么神奇,今年有10条孵化出来,不过全部是雌性的。2的10次方是1024,10条孵化都是雌性,出现的概率是1024分之一,低于千分之一的概率,很难得吧?”

“这么神奇啊,我突然很想要一条。”

“它们能给主人带来幸运,饲养也完全没难度。”宠物店老板在旁边推波助澜,“既然碰上有缘人,我来个出血大特价——如果你把店里6条豹纹蜥虎都买下,其中一条就免费送给你。”

“买五送一吗?好,我买!”

沈思听出猫腻:“你······就这样买了6条回来?”

“是啊,那边的饲养箱里有4条。”

“4条?买了6条,其中1条失踪,余下的应该是5条吧?”

“我送了一条给粉丝,那条豹纹蜥虎不太亲近人,刚好又有粉丝看到朋友圈发的九宫格照片,说非常喜欢。既然是死忠粉,便送给他。”

沈思仔细观察那几个饲养箱,其中一个上贴着夏雨洁手绘的标签“可欣之家”,他指着里面晒太阳的豹纹蜥虎说:“这个饲养箱是给‘小可欣’住的吧?它这不是好端端地在里面?”

夏雨洁摇摇手:“她不是小可欣,小可欣逃走了,然后另一条蜥虎来‘狸猫换太子’了。”

“那里面的是?”

“仔细想想便能猜出来——上个月我外出旅游时,有一名助手不小心让小可欣逃走了,他急于掩盖自己的过失,于是在网上买了一条和小可欣很相似的豹纹蜥虎,趁我还没回来,把冒牌货放进小可欣的屋子。”

夏雨洁越说越恼,额头上隐隐冒出青筋:“气死我了,一想到有人做出这种事,我就一肚子火!”

沈思急忙劝慰道:“请冷静,谁也没证据显示您的想法是事实。”

“事实明摆着嘛,这里有小可欣的照片,你拿去和那条蜥虎对照看看!”

沈思反复端详照片:“这不是和照片一模一样吗?”

“才不一样!背部的颜色和斑点根本不同,你再仔细看看。”

“不是光线的原因吗?除此以外,还有其他明显不同的地方吗?”

夏雨洁冷冷地说:“只有那条蜥虎不愿让我抱起来,别别扭扭的,其他的小蜥虎会很享受地趴在我手上。可她连靠近我的手都不肯,小可欣才不会那样。”

沈思皱皱眉:“只是偶然吧?”

“还有其他疑点——小可欣本来很喜欢‘粉红’,可这冒牌货却完全不喜欢。”

夏雨洁拿出一柄镊子,从保温箱里夹出一粒豌豆大的东西,还在蠕动,沈思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老鼠幼崽。

镊子在面前晃来晃去,豹纹蜥虎不为所动,夏雨洁说:“看,它根本不感兴趣。”

麦小萱脸都绿了:“师父,这好恶心啊。”

“那么你这辈子别想饲养爬虫类了。”沈思转向夏雨洁,“然后呢,既然它不吃‘粉红’,平时你喂它吃什么?”

“据助手说,它会吃蟋蟀和杜比亚。”

麦小萱不懂就问:“杜比亚又是什么?”

“蟑螂。”

麦小萱的脸色更难看了。


夏雨洁幽怨地说:“对于我来说,给女儿们喂食,让她们趴在我手上,无论之前心情多么坏,阴霾都能一扫而空。可警察压根不管这事,只能请你帮我查一下,小可欣究竟哪里去了,是哪个家伙把它掉包了。”

“这个······”沈思略加思索,“还有其他照片吗?”

“还有啊,拍得最清楚的,就要数这一张了。”

沈思本以为夏雨洁会在手机里翻出照片,没想到她翻箱倒柜,翻出一张蓝黑色半透明的胶片,映出豹纹蜥虎的骨骼投影。

“这是两年前在宠物医院拍的X光片,小可欣的侧腹曾经受伤,我担心她骨折,就叫人带她去接受精密检查,好在有惊无险,她没伤到骨头。”

麦小萱看师父脸色不善,小声问:“这样就能有更多线索吗?”

“怎么可能看出线索,而且这是两年前的X光片,成长之后骨骼的形状也会改变。那个,夏老师······”

“等一下。”夏雨洁看一眼振动的手机,接通之后毫不客气地说:“喂喂······什么?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我马上过去!”

这一番疾言厉色让沈思措手不及,夏雨洁对他说:“是我的首席助手小钟打来的,我去工作室看看漫画原稿,马上就回来······”

沈思连忙道:“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和你一起过去把——如果不影响你们工作的话。”

工作室里——

夏雨洁敲打着一张漫画原稿,对助手发火:“这衣服材质怎么画的?颜色这么跳脱?又是你,怎么搞的!······还愣着干什么,搞定了就去描线!”

她又问首席助手:“小钟,现在完成几张原稿了?”

“4······只有3张。”

“之后的35小时要完成16张!”

小钟结结巴巴地说:“明、明白。”

小钟招呼其他三位助手赶紧忙活,站在工作室门口观察动静的麦小萱悄悄问:“这就是漫画界的‘职场如战场’吗?”

“是的,平时他们要在五天内画出20张原稿,才能有上刊的余地,压力很大。”

夏雨洁还在挨个查看助手的工作成果:“这背景是谁画的?”

一个瘦高个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是我。”

夏雨洁训斥道:“速度线的中心点和视线的消失点要重合在一个点上,要我说多少次才明白?”

“画偏了,对不起,我重新画。”

“算了,重新画现在来不及!这次在杂志上用这一稿,等出版单行本时再修改!你犯了这种低级错误,今天工资没了,明白吗?”

瘦高个只能自认倒霉。夏雨洁仍然不肯罢休,又转头对小钟呵斥道:“你这个首席助手怎么当的?再发生类似情况,你的工资也要减半!”

她又转向沈思:“沈先生!”

沈思正在四处张望,冷不丁被cue到,一惊:“啊?”

“我这边要救火,助手弄得乱七八糟,赶不及截稿日了。请你把X光片和那只豹纹蜥虎带回去调查,好吗?”

沈思巴不得赶紧离开:“好的。”


回到占卜师事务所,麦小萱还在后怕:“工作狂真可怕,第一次见面时她好温柔,又喜欢动物······”

沈思打断她:“她一点也不喜欢动物。”

“为什么这么说?”

“她只是喜欢喂食而已。可是照顾动物哪有那么简单?处理粪便、洗澡、保持住所整洁,生病时带去宠物医院,这些琐碎麻烦的工作加起来才算‘照顾动物’吧?她说起‘小可欣’侧腹受伤时,她自己做过什么?‘叫人带去接受精密检查’,她是这么说的。”

麦小萱旋即明白:“当时带豹纹蜥虎去宠物医院的,是工作室的漫画助手吧?对了,当时她还说:‘据助手说,它会吃蟋蟀和杜比亚’,看来她讨厌虫子,喂食只会喂‘粉红’。”

沈思点点头:“没错,难怪助手们画画总是出差错,除了伺候夏雨洁,他们还得伺候五只豹纹蜥虎。而夏雨洁会做的,只是抱抱它们,就像玩玩具一样。”

麦小萱问:“师父,你说得太过分了吧?”

沈思抚摸着手里的豹纹蜥虎,说:“她饲养了两年,却对豹纹蜥虎的习性没有一点深入的了解。她一直相信一窝孵出6只雌性蜥虎,能给主人带来幸运的好兆头······”

麦小萱奇怪地问:“有什么不对的?夏雨洁也很认可宠物店老板的说法,一窝孵出10只都是雌性,概率不到千分之一啊。”

“这在爬行动物里很常见,一窝孵出10只全是雌性或者全是雄性,是可以操作的。”

麦小萱难以置信:“什么?”

“人类是由性别染色体,也就是X染色体和Y染色体的组合,来决定性别的。但是大多数爬行动物的性别,是由孵蛋的温度决定的。32度到34度之间几乎都是雄性,28度到32度之间是雌雄大约各占一半,低于28度、高于34度几乎都是雌性。从宠物店的角度来说,雌雄各占一半是有利于销售的,可孵化出的蜥虎都是雌性,可见那次孵化失败了,宠物店在管理上漏洞百出。”

麦小萱惊讶万分:“这么说,宠物店老板是个大骗子?”

“是啊,孵化失败使得宠物店里积存了大量雌性蜥虎,不好卖。老板发现夏雨洁一无所知,于是不断地忽悠她,说什么出现概率不到千分之一、给主人带来幸运,夏老师上当了,一次性买了6条。”

麦小萱越想越是头疼:“那么,这条蜥虎究竟是不是‘小可欣’,我们该如何判断呢?”

沈思递给她X光片:“线索已经足够了,它不是‘小可欣’。”

麦小萱更加惊讶了:“这么说它的确被偷梁换柱了。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思把蜥虎托在手上:“你仔细摸摸它的尾巴,就明白了。”

麦小萱探出手,抚摸宽宽的尾巴:“感觉不出来。”

沈思问道:“你听说过‘自割’这种说法吗?”

“那是什么意思?”

“豹纹蜥虎和壁虎是同类,遇到危险都会自行切断尾巴,便于自己逃跑,这叫做‘自割’。之后会怎么样,你知道吗?”

“会再生出来。”

“从外表看是‘再生’,实际不是完全复原的。在蜥虎的脊椎骨末端,有一个‘自割面’就是在那里,尾椎骨可以断开。所以断掉的尾巴里,有一小条尾椎骨。之后再生的尾巴里只有肌肉和皮肤,骨骼不会再生。你再摸摸它的尾巴。”

麦小萱仔细抚摸蜥虎的尾巴:“这里面能摸到尾椎骨,很正常啊,有什么古怪吗?”

沈思拿起X光片,指向脊椎骨末端:“可是夏雨洁交给我的X光片里,尾巴里没有尾椎骨,所以这只蜥虎根本不是‘小可欣’。”

“这么说,‘小可欣’在很小的时候就尾巴经历过‘自割’,等到尾巴再生之后卖给夏雨洁。”

“尾巴再生的蜥虎售价比较便宜,宠物店应该老实告诉买家,可实际情况正好相反。”

麦小萱气呼呼地说:“老板看夏雨洁很好骗,就一口气高价卖给她六条,真是个奸商!”

沈思说:“言归正传,既然发生狸猫换太子,我们得找出‘小可欣’的下落。我猜它被掉包之后在网上卖掉了,我们通宵来搜索吧。”


功夫不负有心人,麦小萱很快找到一条符合条件的网购记录。

“一个月前,夏雨洁去外地旅游,同一时期,网上有人求购豹纹蜥虎,必须是雌性,就连年龄、身长、花纹的特征都有细致的要求,和‘小可欣’十分相近。收货地址是属于夏雨洁的助手小田。原来是小田把‘小可欣’调换的,他是出于对夏雨洁的怨恨吗?”

“别急着下结论,得去调查一下。‘小可欣’很可能在小田家里。”

“怎么才能登门拜访?小田会极力隐瞒这事吧!”

“不一定去小田家里,联系网上出售蜥虎的人问问。”

果然,沈思从网上宠物店的卖家那里知道了真相——小田曾经去卖家经营的宠物店里,问能不能医治一只断指的豹纹蜥虎。

卖家回忆说:“当时那个小伙子十分紧张,衬衫都被汗水湿透了。他说在清扫饲养箱时,把蜥虎前爪的手指折断了,只要及时治疗,便没有生命危险,但断指无法像尾巴一样再生。一听那番话,小伙子脸色惨白,他反复念叨:‘得去找另一只,不然我会被炒鱿鱼的。’”

“我问过首席助手小钟,他说助手们轮流伺候那些豹纹蜥虎。现在最后一块拼图也集齐了,是小田轮班时弄断了‘小可欣’的前爪,他赶紧带去宠物医院,可无法复原。万般无奈之下,他网购了一条和‘小可欣’很相似的蜥虎,本以为能遮掩过去,没想到夏雨洁还是看出是冒牌货。”

麦小萱兴奋地说:“咱们如实告诉夏雨洁就行了,酬劳很快就能拿到。”

沈思沉吟许久,方才说:“这样就砸了小田的饭碗,依照夏雨洁的性格,她甚至会警告同行不许雇佣小田当助手。还有,在掉包‘小可欣’期间,其他的助手怎么会不知道?其他人也会因为知情不报而被夏雨洁劈头盖脸骂一顿,说不定还会扣工资。”

麦小萱:“可是知情不报是我们行业的大忌,如果隐瞒真相,以后谁还会来找我们?就算我们隐瞒,小田迟早会败露。要不这样,我们只说‘小可欣’的确被人调换了,至于谁掉包的,咱们不说。”

“你这么做还是变相告诉夏雨洁,她手下的助手掉包了‘小可欣’,说不定她一气之下把所有助手都解雇。我有个办法,让我来处理吧。”


沈思来到别墅告知“小可欣”被掉包的事情,顺便送还豹纹蜥虎。

果然,夏雨洁看到实锤之后,立刻火冒三丈:“正好,所有的助手今天都在,我要挨个盘问他们,敢有知情不报的,看我怎么收拾他!沈先生,你能不能利用‘三相占卜’的能力,看看他们的面相和手相,把‘犯人’给我揪出来!”

沈思笑眯眯地说:“这样会搞得人心惶惶,您这里漫画赶稿这么紧,别影响大家的士气,耽误工作就不好了。”

夏雨洁一想也是:“那你说怎么办?”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游戏?”

“是啊,我可以借游戏的名义,让助手们自行把实情说出来。”

几分钟后,沈思把工作室里的所有助手召集在一起。

“各位平时画漫画辛苦了,夏老师让我给大家做团建,咱们来玩个游戏。这里有50张牌,洗过牌之后,从最上面开始轮流抽一张,牌面上写了各种不同的‘命令’,抽到牌的人,就得按照‘命令’去做。”

助手们虽然心生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抽取了纸牌。

第一个正是小田。抽牌之前他不安地问道:“这个类似‘真心话与大冒险’,假如抽到做不到的命令呢?”

沈思笑眯眯解释道:“你可以弃权,但是弃权3次的人就算输了,要接受惩罚。”

小田将信将疑地抽出一张,本以为上面是整蛊的命令,没想到牌面上写着“说出你的梦想”。

小田想了想,半天才鼓起勇气说道:“我想成为夏老师一样的漫画家,小时候我就很喜欢夏老师的漫画,一直希望自己也能画出超燃的漫画,所以在美术专科学校毕业之后就来这里当助手,已经两年了。”

夏雨洁却在心里盘算:沈思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话题带到宠物、豹纹蜥虎上,诱导他们暴露出蛛丝马迹,这样既不会冒犯太多人,又能查出‘犯人’是谁。想不到这看似不靠谱的占卜师还挺有一手的。

接下来是一个瘦高个男生,他抽到的牌面命令是“说出最近令你高兴的事情”。

他先是喃喃自语:“最近就没什么高兴的事儿······”但回想看一阵子,他忽然抬起头,“啊,之前我投稿的漫画虽然没得奖,但是被一名编辑老师夸奖了,那件事让我高兴了很久。”

夏雨洁一开始还期待满满,随着抽完十四五张牌,她逐渐失去兴趣,暗想:怎么还没出现和豹纹蜥虎、小可欣相关的线索?

这时,小钟抽到写着“说出最近让你感动的事”的卡牌。他站起身,看起来有点激动,也有点不好意思。

“上周在坐地铁时,我看到一个人在看夏老师的漫画《贞观长歌》,我觉得很高兴,就一直偷偷留意那个人。没想到看到高潮的一幕,那个人竟然哭了,就在地铁车厢里啊!一想到我也投身于这部伟大漫画的创作,不知不觉自己也流泪了。”

夏雨洁一怔。

下一位助手抽到“说出你喜欢的食物”,胖胖的助手说:“我有很多喜欢吃的——椒盐皮皮虾、蟹粉小笼、年糕排骨,不过上一次回老家时,老妈为我做了虾肉大馄饨,啧啧,那味道我永远忘不了······”

夏雨洁想起自己妈妈凌晨五点起来给自己包虾肉馄饨的情景,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接下来又轮到小田,小田看看牌面“谈谈你的家人”,于是说道:“我弟弟有慢性病,好几年没外出了,而弟弟最期待的,是看到《贞观长歌》的漫画更新,看到他高兴的样子,我就觉得没白努力······”

夏雨洁不再焦躁,静静地聆听助手们的讲述。不知不觉50张牌都用完了,没有问到一个与豹纹蜥虎有关的问题。沈思望着沉默的夏雨洁,问:“夏老师,并没有人弃权呢,要再玩一轮吗?”

夏雨洁抬起头,环视助手们。

她忽然笑了:“游戏就到此为止吧,大家回去工作。今天做得好,我请大家吃夜宵,蟹粉小笼、年糕排骨,还有虾肉大馄饨。”


那一天的工作效率特别高,接下来的两天也都如此,工作室在35小时之内顺利完成16张画稿,来取画稿的编辑赞不绝口:“夏老师,这次的画面比以前精致许多啊!”

来取报酬兼做客户回访时,沈思一边溜达一边故意问道:“夏老师,当时你为什么要中途停止游戏呢?继续玩下去,说不定会找到犯人的线索哦。”

夏雨洁摇摇头:“找不找得到‘犯人’已经无所谓了。那时候我为了避免错过蛛丝马迹,有很仔细地听他们的讲述,不知不觉间,我感觉自己也沉浸在他们的讲述之中。哦,原来他遇到同样有共鸣的事情;哎呀,想不到他会思考这样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深入了解我的伙伴们的所思所想。”

“我这才意识到,虽说和助手们一起工作两年,但我之前对他们可以说一无所知。”

她有些羞愧地搓搓手:“画漫画会用到一种叫‘G笔’的蘸水笔笔嘴,我一般一次性买1000个‘G笔’,一个笔嘴大概能画几页吧。一旦画不出理想的线条,我就丢弃旧的、换上新的笔嘴。不知不觉之间,我面对人也好、物也好,都好像看待‘G笔’一样。

“‘小可欣’就是个例子。休息的时候,我会给它喂食、抱在手里把玩,简直像玩具一样。但是除此之外,清洁饲养箱、控制温度等等麻烦事,我就统统推给助手去做。就连助手们,我可能也只是当他们是工具人而已。

“不过那天的游戏让我觉醒了,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有无比珍视的家人,有想要为之努力奋斗的未来,他们绝非是简单的工具人······”

她恍然大悟:“莫非沈先生想让我察觉到这件事,所以才玩那个游戏的吗?”

“啊呀,被你发现了吗?”

“不,我反而想感谢你。”

“那你还想寻找‘犯人’吗?”

夏雨洁笑着摇摇头:“不必了,与其寻找‘犯人’,我先得去改变自己。当我改变时,对方自然肯告诉我,你说对吗?”

沈思与她目光一碰,狡黠地笑了。


研究成果

科学表明,人的大脑是单线程,同一时间只能处理一件事,当一个人同时面对学业、事业、兴趣爱好、亲情友情时,很容易把注意力投注在当前看似最紧要的一件事上,而忽略更重要的其他。试想一下,你是不是也曾经为了考研、KPI甚至追星,疏于与挚爱亲朋的联系和交流呢?

但事实上,我们的大脑是具备多任务处理能力的,也支持多任务随时切换。在忙于工作学习追求梦想之余,也不要切断与重要的人之间的情感联结哦。


  推荐阅读



·END·


我是340号研究员豆包,我在惊人院等你
(本故事系平台原创,纯属虚构,切勿深究)


本文字数:8523
责任编辑:方老板
排版编辑:西西柴
封面插画:M     Y



阅读原文
阅读 1.1万
分享
收藏
赞109
在看71

精选留言
写留言

院长
置顶
16
今日值班:晓博士

奋斗的小OO
88
看标题以为是刑事案件,看到中间才发现是民事案件,万万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是个温情小故事
作者
14
跌宕起伏

七颜.
58
“今天的故事就从一种罕见的宠物开始讲起······


刚看了个开头
有啥不了解的生物,就找晓博士

晓博士晚好啊
作者
13
好故事要分享

23
52
啊这,长歌,漫画,夏,就差念出来夏达太太的身份证号了
作者
15
是吗?可能是作者准备的惊喜

人间甜豆
18
结局真好!
作者
8
生活也好

Deutschland
15
“当我改变时,对方自然肯告诉我,你说对吗?”少一些计较与忽视,生活就会自然变得平和而有温度啦~
P.S. 19年3月…恍若隔世。也难得我只看题目就能记起来大巴车的那篇文章w
作者
4
的确很久了
Deutschland
4
说明我和惊人院也互相陪伴很久啦w相信以后还会更久的!
作者
4
一定

?
10
今天居然是个温馨结尾的故事
作者
3
温馨不好吗
?
4
不是不好,是意外,居然没有凶杀案
作者
4
不能总盼着出事

Paul Scholes18
8
沙发??!
先赞后看
今天是哪个小可爱值班呢
作者
10
我是晓

醒醒醒醒
8
全员健康,不错子
作者
3
的确

可爱的草 
7
笑死了 看到老板那么熟练的说出那一串就知道他是商业鬼才哈哈哈哈
作者
1
角度奇特

一心向学 拒绝诱惑
7
助手们都是很可爱的人啊!!!
作者
3
是的
一心向学 拒绝诱惑
1
当然你也很可爱!?

淳儿
3
“不过那天的游戏让我觉醒了,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有无比珍视的家人,有想要为之努力奋斗的未来,他们绝非是简单的工具人······”今天的结局挺美好的。
晓博士晚好呀!有什么超级生物可以养啊?我想养一只
作者
1
都很危险,建议不要

.
3
结局真美好
作者
1
温馨的结局

苏木?
1
哈哈哈,所以晓最近怎么老是值班?
作者
3
有吗?

凤伶?
2
故事好棒。不过真的有人饲养壁虎吗,我连碰都不敢碰

作者
1
豹纹蜥虎,性格温驯

青黛
1
理科生表示看到所谓“全是雌性是十分难得的”表示一脸懵,这个不是生物学过吗,爬行生物后代的性别和温度有关。看到后边果然如此
学好数理化,世间再也没了什么奇迹
作者

认同

Glimmering
1
啊竟然是个温馨治愈的故事呢,真不戳
作者

非常不错

一杆梅子酒
1
先赞好看
优秀品德
作者

很优秀


1
晓博士晚好吖,我也想要只奇怪的宠物
作者

超级生物?

VanillaPlanifolia

怎样才可以成为惊鱼呀
作者
1
关注惊人院

多喝热水

啊今天是出乎意料的有爱
作者

没错



作品里漫画的名字和姓夏的女漫画家以及公主一样的脾气,莫非作者是以夏达为原型写的?
作者

那得问作者了

十万万

但是一个习惯盛气凌人的人,真的会因为一个游戏改变自己......?(非杠)
作者

情绪改变总是需要一个转折契机。

牵鱼遛弯的喵

呜想来求个保佑~
明天体育期末考试,不到25的寒假加训,然后我今天是6个月来第一次打排球……现在努力到手臂瘀血╭(°A°`)╮
明天体测加油QAQ
过了寒假天天来惊人院抢沙发( ????? )
作者

加油

白花蛇舌草

豹纹守宫也很美!
作者

也属壁虎科

天马行空

哎今天这个故事还蛮好的
作者

好故事分享给大家看

本帖来自微秘视障助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爱盲论坛  

GMT+8, 2021-1-21 01:25 , Processed in 0.12163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